欢迎光临中国158机床网
机床,158机床网
产品价格:010-51663382
广告热线: 010-64017874
当前位置:158机床网 - 热点新闻 - 详情
 资讯详情
 

警惕!特朗普这些狠招,关乎中国制造生死

时间:2016/12/27 18:09:41     企业:158机床网   【字体:↑大 ↓小

    

特朗普是对美国制造业回流喊声最大的,也是行动最快的,更是有创新和不同的。在对他“贸易战争”和推特嘴炮的攻击和揶揄之外,岛君与你分享在美国大选后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特朗普为制造业回归实施的哪些做法是值得一看的。

 

我们先回顾一下特朗普竞选总统演讲的部分内容:
“我拜访过下岗工人,走访过被不公贸易协定夺走生计的社区。他们就是被我们国家遗忘的那群人。他们被遗忘了,但过不了多久,国家就会想起你们。他们是那群努力工作却无法发声的人。我就是你们的声音!”

“我为我们的工人准备了截然不同的愿景。它始于全新的、公平的贸易政策,保障国民就业,能够抵御许多善于欺诈的国家。它是始于我竞选第一天就坚持的政治纲领,而从我宣誓就职的那一秒开始,也将成为我总统生涯坚定不移的大政方针。”

“我要把我们的工作带回俄亥俄,带回美国,我不会再让公司搬到其他国家,在这过程中不计后果地解雇员工。我决不让这类事情重演!”

“我已经做了百亿美元的生意,现在我要让我们的国家重新走向富裕。我要利用全国、全世界的富人,使糟糕的贸易协议变成了不起的贸易协议。”

“我承诺永远不会签署任何会伤害我们的工人,或减少我们的自由和独立的贸易协定。我绝不会签署不利的贸易协议。美国优先!美国优先!”

最直接来看,特朗普是说到做到的。制造业回流最首要目的是保护美国的就业。尽管特朗普很大声,推特发得猛,但他不是第一个重新重视制造业的。早在2008年秋季爆发的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政府就开始重新重视制造业,尤以奥巴马政府提出的“制造业回归美国”为代表。最近几年,美国制造业明显复苏,装备制造业反弹幅度甚至超过德国。

 

特朗普瞄准的制造业对美国有多重要?

对个人就业来说非常重要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曾就美国高通公司总裁“制造业对美国就业增长的重要性体现何在”一问,如下回答:“ 根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和商务部的资料,美国80%以上的出口、90%的专利和研发经费都来自制造业。同时,制造业还是工作岗位倍增器,每一个新的制造业工作能创造4.6个附带工作,而高科技制造业能提供16个附带工作。”

对企业来说非常重要

北卡罗来纳纺织品企业尤尼菲公司的董事长托马斯·考德尔说:“如果你的供应链中断,而你的原材料来自海外,那么一下子架子就空了,你无法出售产品。”所以,一些企业正回到美国,利用机器人、低价能源和距离顾客更近的机会所节省的开支。

如克林顿所说,由于生产率的提高,劳动力成本在决策方面正在变为次要因素,能源、原材料和运输成本愈发重要。美国整体情况很好,有庞大的劳动力队伍,能源丰富且便宜,和德国以及其他一些制造业强国相比,美国的劳动力成本没有那么高。不过,美国确实面临持续的挑战,其中包括培训劳动力队伍;为国际和国内市场开发和提供新产品;保持和提高创新文化;为了在诸如宇航、可再生能源和纳米技术等行业开发高度专业化产品,培养具有训练有素和专门技能的人才。

对产业链价值来说非常重要

制造业对于美国经济的影响甚至比美国政府测算的还要大。此前美国政府测算,制造业领域1美元的产值会带动其他领域1.4美元的产出,但MAPI(机械及联合产品研究所)的测算显示,这一乘数效应达到了3.6。在工作岗位上的乘数效应,制造业达到了3.4。

美国制造业规模占GDP总量仅为11%,但如果从产业链角度看,由制造业所支撑起来的价值链价值占到了美国GDP的三分之一,连美国政府也只看到了“冰山一角”。哈佛大学豪斯曼(Hausmann)教授的研究结果表明,经济的复杂性与制造业的知识及能力直接相关,一旦某个国家开始制造商品并因此积累了知识和能力,那么该国通向繁荣之路就会变得更加容易。

但这个过程是一步一步循序渐进的过程,制造的商品越复杂、制造工艺越先进,就越能走到更新兴和更先进的产业,这个国家就越发繁荣,掌握与他们已经能制造的产品相似的新产品的制造技术就更容易。比如,从组装玩具发展到组装电视机,比从纺织工业跃升至航空航天工业更为容易。

有全球领先的技术与能源成本比较优势, 为什么不?

当前的美国更具备了能源上自给的成本比较优势和人工智能、机器人、3D打印、新材料等这些高新技术,使得高端制造在美国可以更低成本、更高效率进行。波士顿咨询在 2014年的调查表明,在销售额在1亿美元以上的美国制造商中,72%已开始投资额外的自动化技术和先进制造技术。美国制造业回流,人们一直认为这是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以及人民币的升值,但其实并非如此——技术才是制造业回归美国的真实因素。


美国对制造业的发力主要冲击中国制造哪一块?

美国制造业中高端制造业占比88%,这是维持美国经济增长的主力。自2009年开始,美国企业把生产线从低工资国家迁回美国的报道就屡见报端。经今日话题编辑张德笔的统计,在2005至2014年的十年中,美国制造业子行业就业份额的变化中,增长的是建筑设计、管理、计算机、销售这些,无一和低端制造业有关。


关于中国制造业的困境,工信部在2015年的表态非常中肯:发达国家高端制造回流与中低收入国家争夺中低端制造转移同时发生,对我国形成“双向挤压”。而2017年的新形势是,由于特朗普要大幅减税,可能会使一些中端制造业品类是否留在中国产生动摇,因为相比低端制造业,他们并不用雇佣数量多且价格昂贵的美国蓝领工人。

不管美国制造业能不能实现回流,多大程度回流,跟随美国减税,降低中国制造业成本,都是唯一可选的选项。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对手不只是美国。正如“双向挤压”论所说的,在中高端制造业,有我们的老对手——欧盟、美国、日本、韩国。低端制造业,也面临着越南、印尼和印度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现在,除了美国既有的经济优势,特朗普也采取了非常积极和大幅度的减税方案等一系列的新手法,以下或许值得我们借鉴。

特朗普与众不同的四大招

特朗普继续看重制造业对美国经济进一步增长的作用,但他的做法不同。可能与他是商人出身有关,他更了解企业需要怎样的支持。鼓励制造业回归的诸多做法倾向于保护经营者利益。他通过贸易保护、减税、能源独立和基建等措施,重振美国制造业(仅从美国的产业机构而言,美国的制造业水平已经是世界第二)。特朗普的不同之处在于,贸易保护异常决绝,减税异常狠心,基建和能源的重塑是以企业为主的。

01.更彻底的贸易保护:买美国货,雇美国人

特朗普高喊着把工作机会还给美国人。“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的八字方针,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解决问题?不光是中国存在着对“海外廉价劳动力抢走了美国工人的工作机会”这种判断表示质疑,州立鲍尔大学商业和经济研究中心2015年的一项研究也发现,在美国工厂就业岗位的减少中,贸易因素只占13%。而中国工厂帮助美国企业生产,本身也通过企业利润的提高为美国本土带来了工作机会。

显然不能将美国底层的问题全归咎于制造业外流。事实上,美国的制造业回流,既不是一无是处的“逆势倒行”,也不会有过于明显的低端制造业回迁。就算是有贸易因素带来的13%的机会,特朗普也会为美国蓝领争取——问题不在于你有多少,而在于你有没有。

所以特朗普废除了TPP协定,并且美国国会也基本上不反对。这个协定原本是把包括秘鲁、越南在内的12个国家圈在一起,每个国家的商品都可以低关税甚至零关税的自由流通。对于美国而言,这个协定造成圈内廉价劳动力对美国蓝领的杀伤力。

值得玩味的是,特朗普和企业家的交流方式是“简单粗暴”的,但这是也是其他政府难以做到的直接高效。善用推特“放嘴炮”,也是特朗普的一绝。他为了召唤美国制造业回家,连发六条推特,翻译如下:

“美国将会实施本质性地减少税收和经济管制,但任何离开美国、解雇员工、在他国建工厂、却想把产品售回美国的企业,如果以为他们不会受惩罚,那他们大错特错!对这些想从国外向美国回售产品的企业,我们即将征收35%的关税。这项税收会让离开美国变得很难,但这些企业可以无税收壁垒在美国所有50个联邦州间流动。这是我给你们的事前警告,不要犯这么‘昂贵的错误’!美国开业啦!”

又如当他听说美国开利公司(Carrier)到墨西哥建厂,就直接给总裁Greg Hayes打电话:“你要到墨西哥建一个1800人工厂这事儿,我很不高兴!能挽回吗?你需要什么条件?我是川普”。对方误以为是恶作剧还挂断一次。最后经过一系列讨价还价,靠死磨硬泡把这1800个就业机会留在了美国。为了把更多创造工作机会的企业留在美国,特朗普正努力搭建财税、能源、基建等一系列优惠的配套方案,以其让“强扭的瓜”甜起来。

02.减税极其心狠 企业税从35%降到15%

高端产业是维持美国当前发展和持久繁荣的关键,这些产业最能支持创新、最能保障可持续增长。美国对高端制造业有明确的界定。一是每个产业工人的研发支出应超过450美元,或位于产业的前20%;二是产业队伍中获得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学位的人数必须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或在本产业中所占比重达到21%。

12月9日关于高新制造企业回迁美国的最新报道:“软银拟在美投500亿美元 创造5万个新工作岗位,富士康紧随其后。”软银集团和现有投资者向卫星初创企业OneWeb投资12亿美元,其中软银领投10亿美元,且这项投资将在四年时间里为美国创造近3000个就业岗位。

在美国政府的推动下,美国出现了明显的制造业回流趋势。苹果、卡特彼勒、福特汽车、英特尔、星巴克等公司或将生产线迁至美国,或向美国本土的生产研发砸以重金。据埃森哲(Accenture)的报告,61%的受访制造业经理人表示,正考虑将制造产能迁回美国,以更好地匹配供应地和需求地。除了美国企业,海外的企业也逐渐向美国靠拢。这背后是基于什么样的权衡?

减税可谓是特朗普经济计划的重中之重,他将企业所得税由35%一下降到了15%。而在面对科技巨头时,他提议,将美国企业回流本土的海外资金税率降低到10%。如果这一政策落实,税率将从35%一下子骤降到10%,这将为“特朗普科技峰会”那一屋子人节省约1400亿美元!

以Intel为例,该公司在上述那一屋子人里面的海外资产名列第七,约269亿美元。这就意味着,如果美国科技公司要将生产制造搬回本土,Intel将节省近70亿美元。而且,随着软银、富士康美国投资计划的公布,怕是连苹果公司也要考虑是否要跟着富士康回美国了。

再加上美国本身拥有的科技和自动化优势,很多企业纷纷表示要浪子回头。除此之外,特朗普还将减少个人税,将最高税率由之前的39%下降到了33%。目的就是为了让钱在美国本土动起来,个人少交税,就能有更多的钱去消费,而企业少交税,就能产出更好的商品与服务,促进人们的消费,美国的经济就会增长。

03. 鼓励私营企业参与基建

特朗普称将用5000亿美元实施美国基础建设,即通过对道路、公共设施等重建,完善美国公共环境,提高办事效率和公共生活体验,从而刺激美国经济。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鼓励私营企业参与基础建设,政府为他们减税。

04. 基于生产者利益上的能源独立

能源独立在美国并非新概念。在70年代被中东“折磨”过后的40年间,其一直是美国政治的“必选话题”。但特朗普的“创新”之处在于,其能源独立的逻辑是建立在生产者的利益之上,而非消费者。实际上,一直“困扰”美国的石油问题早已走在了独立的轨道上,并不需特朗普大显身手。不管是自给能力和定价权都已大大提升。截至2015年底,美国原油进口占日需求的比重已经从2005年的65%缩减至28%,预计到2020年进一步缩减至11%。

近几年美国政府如何鼓励制造业回归

01.积极搭建数字化制造平台

结合美国制造业的擅长点,提供平台服务。美国在先进的数字化制造技术领域,美国在技术和市场上都具有较强优势,例如美国在3D打印技术领域处于领导者地位,占据了全球 3D打印三分之一以上的市场。2014年2月,国防部组建成立了“数字制造与设计创新机构”(DMDII)。该机构主要研究数字化数据在产品全寿命周期中的交换以及在供应链网络间的流动,推进数字化、智能化制造。该机构目前拥有80多家成员,包括波音、通用电气、西门子、微软等。

数字化制造平台以开源技术牵引的上下游垂直式生态圈,围绕系统基础架构、软件平台源代码等关键技术的开放开源,形成了产业上下游不同领域不同主体间的技术标准制定与产品开发合作。

02.创建先进制造创新生态体系

2012年,美国推出国家制造业创新网络计划,宣布建立15个制造业创新中心,2013年将创新中心数量增至45个。据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近日发布的《美国的先进产业》报告称,先进产业对美国的发展至关重要,2010年起先进产业的就业和产出同时激增,两者的增长率是其他部门的1.9倍和2.3倍。

2015年9月,美国推出国家创新战略,提出利用国家制造业创新网络(NNMI)来恢复美国在高精尖制造业创新中的领先地位,重新投资供应链创新并支持扩大技术密集型制造业企业。

美国已形成以政府、高校及科研机构、应用研究机构、企业和服务机构为主体的完整的先进制造创新生态体系。政府是创新环境的提供者,通过资金投入、财税政策、基础设施建设等营造整体发展环境;高校及科研机构是创新技术引擎,通过多学科、跨领域的技术基础研究,为创新提供源头;应用研究机构对接科研机构与企业,是创新成果转化加速器;企业是创新技术产业化的主力军;服务机构为创新技术研发、应用研究及商业化提供咨询、协调、评估等服务,是供应链创新重要力量。

03.税收抵免和就业奖励

为了吸引企业赴美国失业率高的区域投资,美联邦政府推出税收抵免计划,比如在亚拉巴马州可以通过缴纳州企业所得税来全额抵扣联邦企业所得税。地方政府对能提供“高收入就业”的投资项目更为青睐。

例如科罗拉多州通过就业绩效激励基金为创造薪水高于平均水平的公司提供每个职位1500-4500美元的奖励,印第安纳州对创造新工作机会并帮助提升居民收入的企业根据就业水平可提供最多10年的税收减免,堪萨斯州对支付高于平均水平工资和投资于员工培训企业的资本投资给与10%的所得税抵免,密苏里州对投资500万美元以上、创造25个工作机会的企业提供长达10年的税收减免。

多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OK智能制造”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并加关注!


在线咨询
      标题: *
      姓名: *
      电话: * (座机请加区号)
      公司:
      
      


相关产品
相关信息
相关企业




  合作伙伴  
Copyright © 2005 158JIXI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安定门内大街方家胡同21号1层 邮编:100007
电话:(010)51663382/51663392 传真:(010)64024258/ 64024299
邮件:jcsq158@188.com 京ICP备08002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