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床网
中国至关重要的邻国发生暴乱,但最担心的事情可能还在后面?
2022-01-07 08:44:46

    因为液化天然气涨价八毛钱,对我们很重要的一个邻国哈萨克斯坦,一个人均GDP接近一万美元的国家,爆发了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骚乱。


从上周末开始,成千上万愤怒的抗议者走上街头,焚烧银行机构和政府设施,并和警方发生了冲突。在最大城市阿拉木图,示威者们点燃市政厅,占领了国际机场。


    甚至有3名警官被斩首,共13名警察和安全部队人员在冲突中死亡。在塔尔迪库尔干,纳扎尔巴耶夫的雕像被推倒,后者统治哈国近30年。


最新的消息是,俄新社6日报道称,俄罗斯空军运输机开始向哈萨克斯坦运送维和部队。


我们为什么要关注这个陌生的国家?


    翻开地图你就知道了,中哈边境线距离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只有区区400多公里;哈国旧都、最大的城市阿拉木图距离我们的边境线不到300公里。


不仅如此,还有一个超级工程将中哈两国紧密联系在一起:长达一万公里的中亚天然气管道。


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距离最长的天然气大动脉,在中国境内与“西气东输”线路连接,影响超过三分之一的中国人。


每年从中亚天然气管道输送到中国的天然气,约占中国同期天然气消费总量的15%以上。


天然气不仅是哈萨克斯坦人的最后选项,也是中国多地的生命线之一。


乌鲁木齐、兰州、成都、长珠三角等地,这些受益于中亚天然气的地区,遥望着远方的火光,怎么可能不密切关注哈国的一举一动。


风暴的气息四处弥漫,只是国人在茶杯里,感受尚不算太强烈,但无力感会传导。


新年第一周,哈萨克斯坦就给世界留下了巨大的不确定性。


1


2022的哈国宣布取消天然气价格管制,使得液化天然气价格一夜之间就上涨了60坚戈(约0.88人民币)。


民众的最后一根稻草被压断。成千上万愤怒的抗议者走上街头,焚烧银行机构和政府设施。


苏联解体后,本该接班戈尔巴乔夫的纳扎尔巴耶夫,成了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他一干就是近30年,直到2019年才退出前台。


在30年间,为了保持民生和选票的稳定,政府把天然气价格压到惊人的低水平,每升价格约合人民币3毛钱。就算是在前几年开始价格市场化的尝试,也不过是涨到了8毛。


与之鲜明对比的是,哈萨克斯坦生产1升液化石油气的成本大约是人民币1.61元;俄罗斯液化天然气的市场价格早已经涨到了2.3人民币每升。


换句话说,给国内供气这一项,哈萨克斯坦国家能源企业必定是亏大本的。


这两年疫情搞乱了供应链,物价飞涨,等于是把四十米长大刀架在哈国决策层的脖子上,逼着他们来涨价。


通胀猛于虎,廉价的天然气已成为许多贫困民众能抓住的最后一跟稻草。一涨价,必将拉升几乎所有基础生活必需品的价格。


对于那些依赖廉价食品的底层人民来说,政府在靠着世界级供需赚大钱,自己却无法维持基本生活,这注定是无法容忍的。


疫情之前我去哈萨克斯坦旅游,全天住宿加餐饮,还有一支还不错的酒,加起来不到100美元,物价低得可怕。所以也能理解,8毛钱的涨价对于当地人来说,确实是天大的事情了。



现任总统托卡耶夫,在不到24小时里,把能做的事情都尝试了一遍:


发表全国讲话、

宣布紧急状态、

部署大量警力、

撤回改革措施、

解散政府内阁、

打击政治派系、

切断通讯网络、

要求他国增援……


尽管如此,示威者们还是没有停下脚步,甚至一度让火光照亮哈国深邃的夜空。


在哈萨克斯坦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之前,或许外界都不知道它们的民众如此不安。


因为,拥有近1900万人口的哈萨克斯坦是中亚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在政治、经济、贸易等方面都是中亚五国的标杆。


然而,经此一役,纳扎尔巴耶夫模式或者说哈萨克斯坦神话正式破灭。我的一位人大中亚学博士朋友今早发朋友圈说,哈国用三十年时间塑造的权威轰然倒塌。乐观一点看,未来“大哥”可能混得跟周边“小弟”比如吉尔吉斯斯坦一样矬,元气大伤。悲观一点看,这甚至可能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掀起巨大风暴。


哈萨克斯坦的局势还在不断演变,真正需要引起我们注意的是,我接下来要说的这件事。


2


无论从何种意义上说,中哈油气管道都是战略性大动脉。


中哈原油管道是中国第一条战略级跨国原油进口管道,结束了中国多年来只能依靠海运和铁路进口能源的历史。截至2021年7月初,中哈原油管道已实现向中国管输原油1.47亿吨。其中,2021年上半年向中国输送原油545.5万吨。


关键在于,中哈油气运输的合约基本都是疫情前签的。


在今天能源大涨价的角度下,哈国有心人以此做文章,几乎很难完全排除。果真如此,我们的能源供应可能就会受到波及,威胁到这条能源大动脉。


除了中哈油气管道,中亚天然气管道也同样经过哈萨克斯坦,这条管道就更加传奇。


在土库曼斯坦,传说中的“地狱之门”是一处直径69米,深30米,坑内温度可达1000摄氏度的天然气燃烧坑,每年有价值10亿美元的天然气在空气中挥发掉。人类不是没有尝试过征服它,但曾经的钻井成功率只有不到30%。


后来,经过中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四国政府的共同商议和努力,跨境互通的天然气管道项目正式签署,彻底改变了历史的走向。


在一片荒芜的沙漠中,建设者们完成了一条能源大动脉“从无到有”的蜕变,钻井成功率从不到30%达到100%,令世界惊叹。数据显示,仅项目的物资动迁量就相当于阿姆河右岸火车站15年累计卸货量的总和。


如今,从土库曼斯坦阿姆河右岸开采的天然气,经过哈萨克斯坦等国,从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入境,分ABC三线与“西气东输”线路连接,源源不断地流向兰州、成都、重庆,以及东部沿海地区,为沿线超过5亿人口提供清洁燃料。


中哈两国已开通5对常年对开口岸、5条油气跨境运输管道、2条跨境铁路干线和1个国际边境合作中心。仅仅是中亚天然气管道,每日向中国输气量就达到1.2亿立方米,单日最高峰值达1.45亿立方米。


哈国本身也有给中国输送天然气。根据海关数据显示,2019 年中国共从哈萨克斯坦进口约74 亿立方米天然气,哈萨克斯坦为中国前五大天然气供应国之一。


中国投入4000多亿、经过20多年建设完善的“西气东输”工程,本来就是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管道系统之一,在中亚五国的天然气的支持下,年输气量刚刚突破了千亿立方米大关。


这些来自西部的能源,在宁夏中卫汇集,接着输往全国各地。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悄悄改善了川渝人民的生活,帮助江苏实现了产业升级,还给广东带去了绿水蓝天。


至少258万户家庭得以沐浴取暖、烧水煮饭;至少15万家企业得以正常运转、维持生产。2020年全国各地消费的天然气达3259亿立方米,相当于58个太湖的水容量。

20220107083653.jpg


众所周知,“衣”“住”“行”都离不开石油和天然气,但很少人知道,你刚才吃下肚子的食物,也跟它们密切相关,尤其是天然气。


尿素、硝酸铵、硫酸铵,无论哪种氮肥都是以氨为原料制成的,而合成氨又得先从天然气或石油制成氢气。


要知道,以甲烷为主要成分的天然气的含氢量高达25%。所以,目前通过蒸汽转化法制氢的原料主要就是丰富又廉价的天然气。


如果天然气被卡住,注意,我这里说的是如果。因为以上的推演都是基于一种假设,并不一定就真的会发生。


但它还是需要引起我们的足够警惕。


因为一旦降临,我们的工业生产受损只是个开始,农业生产也将受到波及。


3


十四五规划首次将“能源综合生产能力”纳入安全保障类指标。“安全”是首位的,持久战和底线思维是目前的主要逻辑。


除了芯片和种子,能源的饭碗同样必须握在我们自己手里。


目前全球都在围绕三件东西进行大博弈。


首先,天然气碳排放低,是传统能源转向新能源的最佳过渡,在碳减排的全球背景下会有越来越重要的战略价值。


另外,新能源电池核心原料锂,也受到地缘政治冲击。作为锂重要出口国的智利,左翼新总统上台,以环保为由限制锂矿开采,引发市场对供应的担忧。


最后,许多人没有注意到,正在新冠疫情下的西安,其实是全球最重要的闪存芯片制造基地之一,三星西安工厂占全球产能的15.3%,停工将直接波及全球芯片价格。


天然气、锂和芯片,正在成为这个时代的三大战略产品,会左右许多故事的进程。


哈萨克斯坦的骚乱,因天然气而起,也有可能因天然气而波及世界。


这不是危言耸听,哈萨克斯坦隔壁的乌兹别克斯坦已经宣布暂停天然气出口,以满足国内需求。在风口浪尖的哈国,有没有跟随的可能性呢?。



  • TS-0630/0640车床 车床主要用车刀对旋转的工件进行车削加工的机床。在车床上还可用钻头、扩孔钻、铰刀、丝锥、板牙和滚花工具等进行相应的加工。通实公司生产的车床可靠性是数控机床产品质量的一项关键性指标,数控车床能发挥其高性能、高精度和高的效率,并获得良好的效益。车床顶尖是一种特殊的轴承,固定顶尖负荷不大,高速机床多采用回转顶尖,复负荷较大,因此都采用封入润滑脂来润滑。
  • 高精度万能外圆磨床MM&MG 高精度万能外圆磨床MM&MG在业内的需求度极高,为了更好的做服务.威海联桥精密机械有限公司特别推出多款机器,更好的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
  • 光纤激光切割机XJG 300150 DT 光纤激光切割机XJG 300150 DT加工材料:不锈钢(含管材)、碳钢(含管材)、不锈铁(含管材)、镀锌铁板、铝合金(含管材)、铝、铜、稀有金属及部分陶瓷等材料。
  • Kirchgaesser传感器 德国 Kirchgaesser公司一直致力于创新研发、制造高质量的用于采矿及其他工业领域的防爆测量装置,产品具有极高的精度和可靠性,使用寿命长,免维护,尤其在极端苛刻的工况中占据着欧洲主要的市场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