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床网
云石:中美都在“期待”一场全球经济危机
2022-01-14 08:54:52

咋一看,这个标题起的很有点“标题党”的感觉。毕竟经济危机这种事儿,对任何国家和社会来说都是巨大的冲击,任何国家和政府,都绝不会喜欢这个玩意,更不用说期待。

但情况并没有这么简单。搁到现实中,固然没有哪个国家主观上期待全球经济危机的爆发,经济自有其周期和规律,当经济发展中的问题累积到一定程度,那不管你是否愿意,该来的总得来——强行的阻滞,很多时候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相反,会将问题越积越多——相应的爆发的烈度就越来越强。

 

所以,对政治家来说,既然最终无法避免经济危机的到来。那么,就有必要退而求其次,将“危”“机”二字分开,在承受“危害”的同时,尽可能的捕捉到其中的“机遇”,力争通过对机会的成功把握,将经济危机的危害降到最低,让自己在危机爆发后能够从容翻身——甚至通过危机的重新洗牌,让自己更胜从前。

 

理解了这个逻辑,我们再回过头看这个标题时,就不一定是“标题党”了。实际上,从现在的形势来看,作为全球经济龙头的中美两国,似乎都不约而同的放弃了对阻止“全球经济危机”的努力;相反,二者正默契的期待这场危机的爆发。

 

那么,为什么中美两强会有这种态度?

 

一方面是因为全球经济已经走到了一个大周期的尽头,积累的问题已经到了无法用常规手段化解的地步——甚至连阻滞都很困难;另一方面,中美作为力压群雄的两大强国,现在正在不可避免的走向全方面对抗——不仅无法和衷共济,携手共克时艰;相反冲突还在持续加剧,拖累全球经济风险不断攀升。

 

鉴于此,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已经事实上放弃了阻止全球危机的努力;相反,基于政治的现实主义天然属性,和政治向前看的基本操作原则,双方都更希望能通过这场经济危机,以及随之而来的全球经济重新洗牌;用这种刮骨疗毒的方式,解决自己所面临的麻烦和问题,甚至为自己的未来谋取更大的利益:

 

就美国来说,它“期待”全球经济危机的动机,我们在之前已经剖析过很多次了:简单的说,美国自08年金融海啸后就开启了大放水,尤其是疫情这两年,放水更是高到天际;但放水刺激并没有带来美国社会生产力的大幅提升,反而催生了巨大的股市泡沫和债务风险。现在美股已到历史高位,美债也至极值,这么大的泡沫,一旦彻底破灭,势必引发美国经济崩盘。

 

这种情况下,美国只能破而后立——美元是世界货币,所以美国大放水,受影响的不仅是自己,全球资产价格也被泛滥的廉价美元抬到高位。一旦全球经济危机,泡沫破灭,不光美国经济受重创,全球也都会被拉下水。届时美国就可以利用自己的金融霸权,冲出去收割全球优质资产,对冲掉自己的债务,让股市泡沫合理化。

 

这是美国的唯一自救之道。也是美国独有的秘笈——只有它有金融霸权,只有它家的货币是世界货币,所以只有它,才能用这种方式,割全球的肉,补自己的疮。美国唯一要做的,就是把握好收割的进度,以确保爆发对自己的伤害相对可控,并能如愿收割到足量海外资产。而从美国近期开始加速缩减购债,并释放加息讯息来看,它的镰刀已经拿起,离引爆全球经济危机,已经越来越近。

 

这是美国方面期待全球经济的逻辑。而中国方面,情况则要更复杂一点。中国对全球经济危机的“期待”,很大程度上并非源于自身——毕竟中国经济没有美国那么大的雷,就是继续常规化运行下去也有时事调整的空间。

 

但中国虽然主观上没有期待全球经济危机爆发的诉求,但客观,却不得不被美国施加的强大外部困扰。这种外部压力,一方面是美国收割全球的普遍性压力;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是美国单独针对中国的战略遏杀。

 

美国的对华战略遏杀,对中国造成了一系列影响:

首先是产业转移的威胁。自2018年中美贸易战大规模爆发,美国就开始加速推动全球供应链的去中国化转移,这个过程中,越南、印度等国家都作为潜在替代者,狠狠吃了一波红利。只不过2020年全球疫情大爆发,其他工业生产国纷纷沦陷,中国成为唯一选择;这种产业链转移被迫中止。不过,随着未来疫情缓解,美国肯定还会重新启动——甚至鉴于中美实力差距在疫情后进一步缩小,美国的这种诉求和动作还会更猛烈。

 

其实中国也不是不能接受产业转移。但这种产业转移,必须建立在中国主导的基础上——也就是产业转移与构建中华经济圈同步,转移对象必须是中华经济圈体系内,高度依赖中国市场的。

 

但现在,中国内循环才启动未久,国内消费市场的厚度以及全球吸引力都嫌不足,所以过早的产业转移,必然还是美国主导。这对中国来说,自然是有害的,无法接受。

 

其次是卡脖子的担忧。随着中美对抗的加剧,两国间的冲突从贸易战延伸到科技战。由于担心被卡脖子,中国不得不加快产业升级和科技创新的力度——这虽然长期看有利于中国经济健康发展,但短期内,必然会加剧中国的资源紧张和经济波动。

 

而与科技卡脖子相配,金融方面的枷锁也在不断锁紧。产业脱钩一时半会儿不好搞;但金融脱钩则就容易的多,对中国企业到美国上市的限制,以及对中概股的严审查,这两年一直在不断推进,这会抬高中国企业,尤其是科技企业的融资难度和成本,影响其后续发展。

 

最后则是借政治和意识形态操作,在全球范围内孤立和排斥中国。自中美对抗趋势出现后,美国就一直利用政治和意识形态操作构建反华联盟,打压中国生存空间。而拜登取代特朗普后,在这一操作上更是得心应手。英国、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台湾对华(大陆)关系在此期间都高度恶化。

 

而接下来最一个最大的王炸还是欧盟。毕竟比起欧盟的体量和实力决定了,它在中美对抗的外部博弈中,一定程度上扮演着“关键先生”的角色。如果欧盟参与美国反华联盟,中国的外部压力将会有一个骤然加剧。

 

当然,迄今为止,欧盟整体而言,在中美对抗中大致保持着一个“相对中立”的立场。而作为西方国家和美系盟友,欧盟之所以如此,主要还是因为中国的利诱——作为全球最大消费市场,全球最稳健经济体,全球最具增长潜力的主要国家,中国对经济日渐衰颓的欧洲还是很重要的。而且中国也有意识的在对欧经贸关系处理中释放政治溢价,给欧盟一些额外的优惠,以换取其“相对中立”立场的维持。

 

但这一切未来会不会变,其实是不好说的。虽然美国的经济形势,决定了拜登政府不可能像中国那样,为了争取欧洲而在经济上给予额外溢价——甚至还要割他们的肉;但美国却可以凭借自己的软实力优势,巧妙的利用政治和意识形态对欧洲的渗透和控制,以达到自己的目标——《中欧投资协定》和搁浅,和欧俄北溪二号项目的合作,都是美国这种软实力的应用——就算他们搞不定欧洲的政治领袖,但却可以利用其对欧洲舆论场的把控,以及欧洲庞大的亲美利益集团,而挟持欧洲这些政府,让他们迫于内部民意和政治压力,而做一些明面上符合政治正确,实际上却损害国家利益的决策。尤其是随着默克尔下台,欧洲经济形势恶化,未来欧洲不仅政治上失去了一个有普世威望的政治领袖;经济上的恶化也势必导致社会更加动荡——更有利于美国的舆论操控。

欧洲如此,其实其他国家同样如此。美国要收割全球,中国要搞合作共赢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所以尽管在经济基础方面,相对于美国,中国对其他国家的诱惑力要更大;但是,美国基于五百年来西方文明在全球的政治体制、意识形态、文化方面的传统影响力,可以通过软实力和巧实力,来阻扰、破坏中国基于现实利益的经济诱惑。

 

这都是中国现在以及未来要接受的外部压力。而且,这些压力,是美国基于中美对抗的大逻辑进行的战略布局,所以中国无法规避,只能硬抗。

 

那么,怎么破局?根本办法当然是努力发展——只要你把经济搞上去了,把科技突破,把实力整强大,那一切外部问题都会自然而然的解决。

 

但是,发展实力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且你埋头发展的过程中,美帝的打压和遏杀力度也在不断加强,他会想方设法,阻扰甚至破坏你的发展。而在现代文明条件下,发展实力,又不能光靠自己埋头苦干,同样离不开良好的外部环境。

 

那么,当下硬实力有限的情况下,怎么才能最大限度的打破美国从外部给我们增加了这种种阻扰?

 

全球经济危机,其实就是一个不错的选项。这里面的逻辑就在于,我们不可能突然在绝对层面变的更强;但一场全球经济危机,可以让我们的硬实力,在美国乃至其他国家面前相对变强。

 

这么说是有底气的。中国本来就是主要大国中,经济相对最健康的;疫情爆发后,中国受的冲击又相对最小。而正因为疫情中很快稳定了局面,所以中国没有大放水,并在后续这一两年进行结构调整,所以政策储备等等也更充分。这一切有利因素,决定了一旦全球经济危机爆发,我们固然不能完全幸免,但却必然是所有国家中,受损最轻的。

 

这会在危机后,放大我们对全世界的比较优势。

 

而对美国的影响尤其是严重——因为我们才是美国眼中最大的肥羊,是最适合它回血的收割对象。但这一次,它收割不了我们——这意味着它很难从海外抄到足够的优质资产。

 

这就逼得美国不得不向其他国家,尤其是欧日韩这些美系肥羊下狠手。但且不说从欧日韩那多抄的三五斗,能否补得了不能抄中国而空下的大坑;这种死道友不死贫道,也会进一步加剧美国与盟友的离心力。这就意味着,美帝的一轮收割全球,最后收获不能完全弥补自己的损失——而且会削弱整个美系联盟的力量,还会加剧美帝与小弟们的矛盾。

 

这对中国来说,就是一个长期利好。

 

而前文中困扰中国的众多微观层面问题,也会因为全球经济危机,而在相当程度得到缓解:

 

产业转移的威胁——本来这个在疫情后美国肯定会重启和加速,但如果经济危机一来,中国经济由于受冲击相对最小,这个稳健消费市场的优势就会被放大。产业最终是要跟市场配套的。当中国消费市场的国际地位和吸引力提升,其对产业转移的主导权自然也就可以随之提升。接下来就算要转移,也是由中国主导,中国分配,承接中国产业链转移的生活国,由于市场主要依靠中国,自然也就要融入到中华经济圈。

 

至于卡脖子的担忧和金融封锁。这两个其实在某种程度是一体的——说白了就是要搞钱,让中国企业,尤其是科技企业融到足够多的、低成本的钱。能搞到钱,就可以支持科技创新产业升级,可以招募人才;能搞到钱,就不怕美国金融封锁。

 

现在中国已经开始逐步打造自己的金融市场;吸引国际资金越来越多的进入A股、港股,给我们的企业融资。但真要做到,除了把机制捋顺,还需要一个契机。

 

而契机就是全球经济危机。经济危机爆发后,随着中国经济的相对比较优势扩大,我们的金融市场吸引力自然会增加;同时,经济稳健会使人民币在全球经济危机后重回中长期升值通道,会大大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这都会为我们自家金融市场的做大提供充足的支撑。

 

最后,破除美国政治和意识形态掣肘,其实很大程度上也可以借全球金融危机的东风。前面我们已经说了,在争取第三国的博弈中,中国主要是靠经济利益诱惑;美国则是靠政治、意识形态、文化等软实力。

 


从现在来看,美国短期内是占了上风的。但是,这个格局不是一成不变的。毕竟物质决定意识、存在决定认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且不说那些小国,就是欧日韩这帮美系盟友,他们终究还是要吃饭的。现在日子还维持的下去,对缺钱还可以忍受;所以美国用政治、意识形态操作,还是能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住他们对中国经济利益的欲望。

 

但如果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各国惨遭重创;一方面他们自己元气大伤,一方面又被美国割肉;这时候对搞钱的重视,自然就会大大超过对政治、意识形态的执念。而到那时候,鉴于中国经济在全球的相对优势进一步凸显;这双重因素下,中国市场对这些国家的重要性,就自然而然的再次抬升。

 

总而言之,中国现在的发展,也面临一个瓶颈期。而这个瓶颈期的突破,一方面有赖于我们自己的内蓄实力;另一方面,也有赖于国际环境的改善。内蓄实力方面,虽然全球经济危机,会给我们造成一定的影响——但由于我们之前基础受损最小,政策准备最充分,所以这种影响是有限的。但国际环境改善方面,全球经济危机的爆发,其实是可以在相当程度上,提升我们经济利益这个国际关系主要筹码的相对含金量,打破美帝的战略遏杀和封锁。

 

所以,综合来看,全球经济的爆发,短期内或许会让中国受一定的波及;但是中长期的角度,却是一个百年难遇的战略契机,只要我们利用的好,它将极大的改善我们现在在国际上面临的各种不利形势,打造出一个十分有利于中国腾飞的良好外部环境。

 

这就是我说中国也在事实上“期待”全球经济危机的逻辑。

 

美国和中国,全球经济的两大战略支柱,现在因为彼此矛盾和各自的利益考量,都在事实层面放弃了拯救全球经济的努力,反而不约而同的对这场迫在眉睫的大危机抱以“期待”。这种立场,再结合现在世界经济糟糕的态势,全球危机,基本上已经说是无可避免。


  • 数控钻孔攻牙中心机A系列7040 为您提供 上虞不二精机有限公司 的数控钻孔攻牙中心机A系列7040产品,及其数控钻孔攻牙中心机A系列7040 的详细参数。
  • 四轴数控滚齿机Y3116CNC型 四轴数控滚齿机Y3116CNC型.四轴分别为:立柱径向进给轴(X轴)、滑板轴向进给轴(Z轴)、工作台回转轴(C轴)、滚刀主轴回转轴(B轴)。机床以数控系统的电子齿轮箱代替了传统滚齿机全部交换挂轮的功能。
  • BT-强力铣刀柄 应用范围:配直筒型弹簧夹头可夹持各种尺寸圆柱柄刀具用于高速及高精密加工。
  • LH-600A卧式加工中心 LH-600A卧式加工中心
  • 意大利AUTOMAZIONI公司锻造设备 意大利AUTOMAZIONI公司是世界著名的锻造自动化设备供应商,该公司的设备适用行业广,自动化程度高,适合大批量锻造件加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