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床网
从共存派与美国的20万新冠孤儿说起
2022-05-07 10:19:45

  上个月,在新冠疫情爆发两年之后,拜登签署了「关于应对COVID - 19 长期影响的备忘录」。

  我在其中摘抄一些要点,以下引号中的文字是原文。

  「在美国,超过 200,000 名儿童因这种疾病失去了父母或照顾者」

  2年时间,美国产生了20万新冠孤儿......

  当然,我曾经说过,美国是下最狠的手,说最漂亮的话,在美国政府不作为,造成这一恶果后,拜登根本不在乎,毕竟伊拉克战争就造成了100万孤儿,现在的20万算什么,拜登接着痛心疾首的说:

  「每个灵魂都是不可替代的,留下来的家庭和社区仍在遭受巨大的损失」

  你看这个话说得多漂亮,是不是有国内某网红文学家的内味了,动不动最后一个春天、倒春寒........

  拜登接着说:

  「经历长期 COVID 的个人报告出现新的或反复出现的症状,包括焦虑和抑郁、疲劳、呼吸急促、注意力不集中、心悸、睡眠障碍、胸部和关节疼痛、头痛和其他症状。在急性 COVID-19 感染消退后,这些症状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即使是年轻人和其他健康人也报告了持续数月的长期 COVID 症状」

微信图片_20220507101329.png

  那么这些后遗症造成的后果是:

  「这些症状可能会影响个人工作、进行日常活动、参与教育活动和参与社区的能力」

  嗯,某些网红心心念念的想和国际接轨,但是他从来不告诉我们一个真实的美国,他从来没提过后遗症。

  我说过,只有抗疫成功的国家,和想抗疫但抗疫失败的国家,拜登说:

  「如果每个人都尽自己的一份力,我们的国家就可以继续保护公众—并使无数家庭免遭可以想象的最深的痛苦。今天,我们拥有许多工具来保护我们自己和我们所爱的人免受 COVID-19 的侵害——从疫苗到测试、治疗、口罩等等。本届政府认识到这一流行病对美国公众造成的损失,并承诺加倍努力支持美国人民应对 COVID-19 对其生活和社会的长期影响」

  我再说一次,没有躺平的国家,只有抗疫成功和想抗疫而抗疫失败的国家,在两年的时间里,中国是唯一被证明有能力抗疫并成功的国家,但无数共存派心心念念想让中国放弃抗疫。

  在最近,美国「大西洋月刊」近日刊文称,由于美国政府抗疫不力,再次提到了20万美国儿童沦为新冠孤儿。

  文章说,虽然美国政府签署了备忘录,但不会有专门的团队负责关于孤儿的工作;

  文章说,美国政府在帮助新冠孤儿方面没有作为,缺少强有力的中心化的国家战略,目前美国没有把这看作是紧迫的问题,没有法律或行政命令专门为他们提供资源。

  美国一贯如此,你随便批评,反正老子不改,改了算你赢.........

  我原来写共存派的时候,就有很多人告诉我:我朋友在美国,说身边没有因为疫情而死的人。

  请问你朋友是在藤校读书还是在华尔街?还是在美国的贫民窟或者是在拉美裔社区?

  根据美国最新数据:

  来自低收入、非白人家庭的少数族裔儿童占到疫情孤儿的绝大部分——每1名美国白人儿童成为孤儿,相对应地就有1.8名南美裔美国儿童、2.4 名非裔美国儿童及4.5名印第安原住民和阿拉斯加原住民儿童经历同样遭遇。

  将近一半的新冠孤儿都集中在加利福尼亚州、得克萨斯州、纽约州、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和佐治亚州6个州,这与美国贫困人口最多的州排名有相当程度的重合。

  也就是说,死的很多都是看不起病的「穷鬼」.......

  我原来说过,只要医疗资源不出现挤兑,新冠疫情不要出现大面积的集中爆发,在国家集中收治的前提下,致死率微乎其微。

  但是美国在确诊8300万后只能自求多福。

  事实上,新冠的致死率和年龄有一定的关系,但没有绝对关系,如特朗普这样的,74岁的时候感染新冠,全球最尖端的药物和医疗手段堆起来用,几天就活蹦乱跳的出院了。

  一样的,美国两院大量的人感染,很多老头老太太,从来都没事。

  但是「低收入、非白人家庭的少数族裔儿童」这些在美国既没有保险也没有钱,更没有医疗资源,能不能扛过去,就只能靠人品了。

  毕竟,特朗普早就说过:这就是人生!

微信图片_20220507101332.png

  在疫情的这两年,共情是个美好的词汇,我们经常会共情,并与支持与自己共情的一方。

  关键是你和谁共情?

  你凭什么认为在共存的前提下,你就是特朗普,就可以享受到皇上一般待遇的医疗服务,而不是自生自灭的裸奔模式?

  我说过我很痛恨共存派,如果非要说我有私心,那是因为我在过去的10年,每次去医院的时候,都看到的是人满为患,医生忙不过来,排队都要排好久。

  在医疗资源如此紧张的中国,我无法想象、难以想象如果疫情集中爆发,即使如共存派说的一样是「大号流感」,但20%的人突然感冒发烧,我还能享受得到正常的医疗服务吗?

  这个时候,但凡家里的老人小孩出现疾病,我将面临怎样的窘境?

  屁股决定脑袋,我既不是网红、也不是药代、更没有私人诊所,也没有什么过硬的社会关系,所以我老老实实的支持国家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动态清零的总方针。

  所以我一直没想明白,中国究竟有多少人已经成为了年入千万的社会精英?能够自信在疫情集中爆发后能享受到贵族式的私人医疗服务。

  我说的是年入千万,至少在北上广深,年入百万在疫情爆发后你也得老老实实在医院门口排一整天的队,你还未必能见到医生。

  因为这个时候,中国大概率已经和澳大利亚、韩国、意大利这些国家一样,医生护士纷纷染病,医疗系统已经崩溃了。

  你以为在这个时候,面临动辄千万级的感染者,国家还有能力提供免费的医疗服务吗?能找到上千万的医疗工作者吗?

  网红说新冠不会影响美国人的寿命。

  但是由科罗拉多州、弗吉尼亚州和华盛顿特区的公共卫生专家撰写的报告显示,2019年美国人均预期寿命为78.86岁,2020年这一数据急剧下降至76.99岁,2021年继续下降至76.6岁。

  网红为什么不说呢?因为精英们的眼中,很多人不是人。

  达到他们眼中「人」的标准的,非富即贵,都不会降低寿命。

  报告显示,2020年美国非洲裔、拉美裔的预期寿命分别下降了3.22岁和3.7岁,而白人预期寿命则下降1.38岁。这些,基本上都是得病后既没有钱也没有医保,属于自生自灭那一类的。

  华盛顿邮报指出,2020年美国拉美裔、非洲裔民众预期寿命降幅超过了二战期间的历史性降幅。

  而以上的白人的寿命也下降了,主力还是铁锈州那样的红脖子居多,白宫的议员们也动辄感染新冠病毒,几乎个个都还活蹦乱跳的满世界找茬。

  但是你凭什么就敢将自己带入到美国的精英人群?和他们一样去支持共存呢?

  但是网红是可以说美国不受影响的,因为他们代表了精英阶层,在美国的精致利已主义者的眼中,那些看不起病的人根本就不是人。

  共情是一个人的基本能力,关键是看和谁共情。

  如果一定要说屁股决定脑袋,我们首先要搞清楚,我们的屁股在哪里?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是工农子弟兵出生,就没想明白为什么就有人能和方方共情,在读「软埋」这样的反动小说的时候,就能将自己的立场自动带入地主阶级,为地主阶级鸣不平。

  就如同果粉们无限崇拜的吹捧民国,罔顾民国只有35岁平均寿命的事实,绝大多数人民朝不保夕的历史事实,因为他们坚定的认为,如果他们能够穿越,就一定能附体到买办资本家或富贵公子的身上。

  我们是个社会主义国家,根据数据全国92%的人都在年薪10万以下,都不可能享受体贴的、细致的、耐心的私人医疗服务,却有很多人将自己自动带入到了买办精英阶层,希望和他们一样共存。

  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很多人搞不清楚自己是谁了,心心念念的觉得美国好,嗯,如果你是「人民富豪」,你当然可以觉得美国好,比中国好太多了。

  你不仅仅有了经济特权,你还有了政治特权,不仅美国的11个航母编队为你服务,你可以强行收购欧洲的企业,你还可以竞选市长州长,可以名正言顺的让政府为自己的企业服务,甚至可以修改宪法竞选总统。

  可惜......你不是「人民富豪」.....多数人移民局根本就不要。

  在毛泽东领导下建立的新中国,打造了我们的底色,这里没有精英史观,只有人民史观。

  生命至上,人民至上,永远是我们的原则,绝对不是妖言惑众的共存派所能动摇的。

  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只有35岁,吸虫病、麻风病、疟疾、鼠疫、霍乱等传染性疾病全国肆虐、

  在第一届卫生会议上,卫生部长李德全说:

  我国全人口的发病数累计每年约1.4亿人,死亡率在3%以上,其中半数以上是死于可以预防的传染病,如鼠疫、霍乱、麻疹、天花、伤寒、痢疾、斑疹伤寒、回归热等是危害最大的疾病,而黑热病、日本血吸虫病、疟疾、麻疯、性病等,也大大危害了人民的健康。

  但是,在1957年,我们短短用了8年时间,就将平均寿命提升到了57岁。

  在建国之初,毛泽东就提出了4大医疗原则:面向工农兵、预防为主、团结中西医、卫生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是共和国一直践行的行动!

  在缺医少药,经济落后的前27年,我们做了什么?

  以天花为例,新中国在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初,向全国免费发放了18亿剂牛痘疫苗。以当时的人口,相当于每人发放了3剂。这种饱和打击彻底消灭了天花病毒。

  依靠全国上下共同努力,新中国成立后,仅仅用了5年时间,就控制住了14种主要传染病。

  如血吸虫病,折磨水乡人民成百年,在南方直接威胁一亿人以上。「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是当时最真实的写照,血吸虫病的肆虐横行,使不少疫区人烟稀少、田园荒芜,甚至出现了不少寡妇村、无人村。

  新中国快速组织疾病泛滥区的人民灭螺,组织广大人民群众,填旧沟开新渠、围垦有螺荒滩、药杀……仅血吸虫病重灾区江西省余江县,就在两年时间里填旧沟三百多条,填土一百多万立方米,挖新渠一百多条,挖土44万立方米。

  以当时的条件,这些土方可都是当地干部群众们人工填挖的。

  在这样的措施下,传染源大幅度减少,患病者的数量快速下降,1958年,重灾区江西余江县血吸虫病被彻底战胜,毛泽东欣然提笔写出名篇「送瘟神」: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可以说,防范疫情,是共和国一开始就传承下来的基因。

  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就广泛的建立了传染病防疫站,发现传染病患者马上通知防疫站,由防疫站执行入户消毒,监督病人隔离,观察有无继发患者、是否发生传染。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全国人民的健康状态获得了跨越式的提升。

  什么是人民至上?1965年,毛泽东对农村地区缺医少药的局面痛批道:

  「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 15% 工作,而且这15%中主要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老爷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

  「应该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培养一大批农村也养得起的医生,由他们来为农民看病服务」

1651889815320037.jpg

  一根银针、一把草药,两脚泥巴,看病就在田间地头,在毛泽东的全力推进下,中国产生了近百万赤脚医生,服务于人民大众。

  今天,这些措施被无数的「精英们」所诟病,所讥讽,他们认为太土了,太落后了,这样怎么和国际接轨啊.........

  但是他们永远无法否认一个事实:

1976年9月9日,巨星陨落、伟人长逝。

1949年建国时,中国人平均寿命35岁,在他离开的那一年,中国人平均寿命65岁。

1949年建国时,中国人口5.4亿,在他离开的那一年,中国人口9.37亿。

  毛主席创造了很多神话,包括共和国在医疗卫生事业上的逆袭之路!

  为什么「精英们」无比的痛恨毛主席?

  因为毛主席所创建的新中国,首先是服务于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而不是所谓的精英们。

  也正因为如此,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一直是共和国的底色!

  我们每个人,都是这项事业实实在在的受益者。

  在今天,很多人妖言惑众,鼓吹大号流感,鼓吹共存。

  对此,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基本的认知:

  我是谁?

  如果你不是买办,不是药代,不是精英,不是带路党;

  你没有年入百万或千万,你没有手眼通天的医疗资源,不能随时跑路去美国;

  你和我一样,只是这个共和国的普通一员,那我们就应该真诚和坚定的支持国家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最高原则!


  • 铣床 3、4、5号铣床,进口主轴,台正床身
  • 摩擦焊机 - C-120C 摩擦焊机 - C-120C,C-120C,金属加工机械 - 金属切割和焊接设备,长春第二机床有限公司,摩擦焊机 - C-120C价格及其他相关信息
  • JB23-16T普通型可倾压力机 JB23-16T普通型可倾压力机
  • 北重HT200-300检验平台 检验平台用于各种检验工作,精密测量用的基准平面;适用于机床机械检验测量基准;检查零件的尺寸精度或形为偏差,并作紧密划线。
  • HBM-5T动柱卧式镗铣床 HBM-5T动柱卧式搪铣床,搭配130mm主轴。主轴由强力齿轮箱驱动,提供高功率和高扭矩。机器通用于各产业, 工件重量承载可达20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