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床网
注意!美国正在疯狂抢人!
2022-06-21 10:54:42

  前段时间,拜登政府悄咪咪搞了个大动作。参议院通过了《美国竞争法案》,超过四十名各界精英致信美国国会要求,免除“拥有STEM专业博士学位的外籍申请人的绿卡年度国别限制”。

  翻译成大白话:美国要加大力度,从全世界抢科技人才。

  大家可以问问身边朋友、亲戚,最近几年留学美国的,准备拿绿卡,不准备回国创业的,是不是变多了。

  这是有数据论文验证的,美国科技领域专家JACK CORRIGAN调查发现,截止到2017年初,在00-15年间拿到博士学位中国人中90%仍居留美国。博士毕业6年内拿到绿卡,然后成为美国公民,中国和印度的生源合计占到全美国际STEM博士生的一半(31%+16%)。

微信图片_20220621105051.jpg

STEM 博士国际学生留存比例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拿着这份论文,在媒体造势,呼吁提高以科技竞争为核心的“大国竞争”,巩固美国的工业强国地位。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不吹不黑,我来客观公正分析下,美国科技领域的优势和劣势。

01

  先讲优势。

  美国在科技领域的优势分上下两层,下层就是普通技术工人,学历不高的劳动人民。

  美国每年会发布各校学生毕业后收入状况的排行榜,有一所学校,名气不大,却经常能排入榜单前十名,跟哈佛耶鲁并列,叫威廉逊机电贸易学校(Williamson College of the Trades)。

  威廉逊是三年制大专,资历悠久,拥有130年历史,课程教授一些技工专业,木匠,石匠,机械工,油漆,电厂技工,园艺,景观,教学实力不容小觑。

  校方专门招收蓝领家庭的子女,学费书本费全免,包食宿,录取率为1/3。教学内容极其专业,技术含量很高,以水管工为例,分门别类的工具一大推,吸管道的铁屑都有特制的磁铁。

  一个经过训练的水管工,出来工作,新手一年就能挣到四五万美元,一个有经验的,能挣到7万美元以上。

  职业教育这块,美国虽然比不上德国,但跟中国比,那就绰绰有余了。看看咱们周围的职校、护校,风气是什么样的,想必大家心里都有数。

  再说说,上层这块,也就是顶级的高学历精英人才。

  最近这几年,微博、知乎喜欢给中国的填鸭式应试教育翻案,说应试教育才是世界最优秀的教育模式,中国有“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传统。

  中国人到了美国,也是成绩最好的那一批。美国各族裔的学力测验,SAT(相当于美国高考),国际经合组织的 PISA(学生能力国际评估),以及单测数学与科学的 TIMSS,华裔学生都排在前列。

  但问题在于,中国应试教育“头重脚轻”,虽然起跑线领先,但终点线却优势不明显。像生物学,化学等多个领域,如果国内学霸想深造,研究出一番成绩,只能去海外。

  国内高校的教学模式非常古板,西方最前沿的产学研,纷纷在培养复合型人才,这种人横跨两个甚至三个领域,他们经常对问题有独到见解,跳出本专业的思维陷阱。

  也因此,美国大学的理工科教育越来越强调交叉学科,旧的两个以上学科组合配套,拓宽思维。比较重要的交叉学科,有人工智能(数学+计算机),金融工程(数学+经济学),机器人(机械工程+计算机+自动化)等等。

  近年非常火热的AI翻译等等,涉及到的领域不止理科,还包括语言学、哲学等人文学科,按照国内文理分科,文科理科界线分明,老死不相往来的模式,重大的革命性创新是很难搞出来的。

02

  接下来,说说美国科技领域的劣势。

  在美国两党政治里,硅谷是白左大本营,川普当总统的那四年,他们把川普骂得狗血淋头,最后推特还给他的号给关小黑屋了。

  今天的硅谷,更是成为激进分子的温床,公司的高层或者创始人可能是中左,但进来的新员工越来越极端。

  极左派员工拿着女权、“黑命贵”的大棒,向公司高层逼宫。比方说,亚马逊就在员工的逼迫下,下架了内战时期南方邦联相关纪念品,像阿拉巴马州,以前美国保守主义力量最强的一个地方,现在都买不到邦联的国旗。

  偶尔有些情况下,公司高层也会反击。亚马逊跟国防部敲定服务协议的时候,底下的码农矫情地说,不想给军国主义卖命。老板贝佐斯亲自出来表态说,如果国家有需要,当然应该为国家利益服务但是,这种反击明显越来越少、越来越弱了,因为随着极左员工的不断增多,他们势必会不断得寸进尺。

  更让人忧心的是,作为知识含金量最高、最具有科技未来梦想的硅谷精英,正在变得愈来愈激进化,以致于作茧自缚,害了科技创新本身。

  整个过程是这样的:硅谷精英在黑人、环保等议题上,唱高调,鼓吹全球变暖,控制碳排放,给“黑命贵”撑腰。每年硅谷互联网大佬,向白左组织和民主党捐钱赞助,而民主党推进黑人权益起来,不顾一切。

  这几年加州的名校修改招生分数线,不同种族区别对待,亚裔进一流名校SAT,要比非裔高450分,美其名曰照顾弱势群体。学校通过大幅提高录取标准、设置“种族配额”等方式,将不少优秀的亚裔学生挡在门外。

  美国的政治正确,已经魔怔到,把科学课程扣上种族主义的帽子。科学,特别是数学,是白人、亚裔用来压迫黑人、拉丁裔的种族工具。

  去年,俄勒冈州教育厅计划实行“民族数学”(ethnomathematics),照顾黑人、拉丁裔及其他少数族裔学生。

  俄勒冈教育界提倡政治挂帅,拆除数学中的白人至上主义,批判了“数学是纯客观的”错误传统观点,数学是有阶级、种族压迫属性的。按照数学公平之路的新教纲,教师结束“只有一个正确答案”的做法,指出至少两个答案,可以解决某一个问题,鼓励学生多元化思考。

  左翼自由派信心满满地表示,新教纲“有助于教师学会使用关键工具,制定相应的策略以提高的公平结果,更好的参与社区建设的实践”。按照他们的观点,科学教育首要目的不是求知,而是为了更“公平”的政治理想。

  北美许多州降低教学难度,初中学校把物理、化学、生物课程综合成了一门大杂烩“科学”课,既杂乱又缺乏专业深度。一代又一代的公民,在不负责任的教育体系里成长,美国人的科学素质不断衰退。

03

  美国的反科学传统、反智主义传统,很强劲,但是,大国之间的竞争,不能指望竞争对手犯错,而自己什么都不干就能躺赢。

  中国目前的理工科大环境不容乐观,工业领域缺乏新鲜血液,吸收不了人才。上个月有条新闻,大家看了吧,一个北京大学毕业的原子核物理学博士,考编制执法岗位,当上北京朝阳区酒仙桥街道的城管。

微信图片_20220621105105.png

  尖端人才的就业局势太难了,研究核物理这些基础科学的博士,出路就是继续搞科研。但科研系统又提供不了这么多岗位,每个教授手底下每年毕业1-2个博士,每年全国大学能增加的教职岗位有限。

  去制造业企业,待遇又一般。别说高学历博士生,就是青年一代农民工,也不愿进厂了。像化工厂、造纸厂,又苦又累工资低,而且很多厂建在郊区,生活不便利。

  服务业的底端岗位,好歹在城里,享受到城市便利,到了周末休息的点,可以出去玩,逛逛街。而郊区工厂里的厂弟厂妹们,休息时间也没去处,非常无聊。

  所以,公务员成了趋之若鹜的岗位。有个山东笑话流传得很广,在山东老一辈的观念里,年轻人只有四种职业:医生,教师,公务员,和家族耻辱。现在这种考公风气,已经蔓延到全国范围了。

  今年应届高校毕业生达到了破天荒的1076万,202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过审人数首次突破200万,达到212.3万人,过审人数与录用计划数之比约为68:1。

  2021年,全国公务员总数达730万,而2022年60%多的大学生,加入了考入体制的内卷大军,大约有212万人考公。也就是说,要把已在职公务人员,腾空了,辞退三分之一,才勉勉强强能够容纳新的。

  知乎上 ,很多理工科的大学生,感慨前途渺茫,哭诉本专业苦逼,考公务员又受到重重限制。曾经,法学和汉语言文学都被视为冷门专业,如今在考公热的背景下,却变成了香饽饽。

  中国社会各界一定要认识到现在的局势,国家要对科研领域重视起来,创造一个良好的大环境,向制造业和高精尖技术研究领域注入活力,给从业人员丰厚的待遇。

  啥时候,社会上考公热降温了,大家尊重科学,尊重专业人才,啥时候中国的科技核心竞争力就有救了。